金沙糖果派对官方网站

原创地带

叹早茶

    竹制蒸笼冒着热气,隔座大爷吐着烟云。七八个亲朋好友,九十碟精致点心。话匣子储备好唾沫,少言者捎上份报纸。午时入,未时离。不是消耗,而是消遣。这就是我们广东人口中的“叹早茶”。

  “早茶”一词产生于咸丰年间,随着供应茶水糕点的茶楼出现而得到普及。而今看来,该名头与实质行为并不相符。因为人们叹早茶的时间并不太早。酒家通常于十点开市,十点半后店内开始喧嚣。周一至五,晨练完的老伯,跳完舞的大妈,数人成席,随意而坐。汗巾朝椅背上搭,绸扇往饭桌上放,拉家常,聊养生,氛围一下就热乎了。老广们对评论时政可不感兴趣,比起飘渺空洞的政治他们显然更愿意谈论昨晚的TVB电视剧。邻里巷里的小消息也备受关注:哪儿买菜便宜?谁家生娃了?谁家中奖了?就连谁家的母狗生了小崽也可以被大妈们生动地描述成一部奇妙的“未来科幻片”或一部感人的“家庭伦理片”。

  周末的茶市更是喧闹———对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叹早茶不仅是对一星期辛苦劳碌的最佳抚慰,更是让全家人沟通情感的温馨聚会。用本地人的话讲:周末都是被拉肠、虾饺、流沙包馋醒的!懒觉过后,携着一家老小前往目的地,平日长辈们的“茶友”在酒家里碰面,纷纷向对方介绍:“这是我的………”照面打多了,几家人也就熟了,过年过节相约出游,为旅途增添不少欢声笑语。

  老广做生意的多,叹早茶“叹”出合作伙伴的不少,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匙一筷营造的酣畅气氛。茶市还是老年人黄昏恋的频发场所,通过“吃”而喜结良缘的故事总是甜蜜又美好。更不用说那些从茶友变密友的“普遍案件”了,这种情谊对于老年人显得更加真挚可贵。想想这也正常,饭桌旁一坐一聊就是三四小时,怎么会没点事发生?

  当然,早茶可并不只是茶,光喝茶怎么能填饱我们贪婪的肚皮呢?茶市点心总分为干点和湿点:干点顾名思义是糕点和蒸笼点心类,大都精致可口,卖相甚佳。湿点则为粥类和汤粉炖品类,十里飘香,价廉物美。而在干点湿点中又根据不同的规格分出“小点、中点、大点,顶点、特点、超点”。

  至于价格,自然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小点”一般三五元钱,包括弹牙爽口的钵仔糕,金银馒头,还有软硬适中的芋头糕……“大点”的做工细腻,煎炸恰到火候,不油不焦却酥松香脆,其中以皮薄馅香的榴莲酥为典型代表。“超点”则以食材的精贵出名,因此价格较高,通常几十元上百元一份,如燕窝椰汁露,金丝鱼翅汤等,是商务宴请时拿得出手的好菜品。每张桌上的点心卡是埋单的依据,不同等级的点心印上不同颜色的印章,结账时服务员只需把每种颜色印章的数量相加即可得出总价。

  广式茶点中,豉汁蒸凤爪、水晶虾饺皇、姜葱牛百叶、状元及第粥等都是老少咸宜的传统佳品。尚记得幼时,最兴奋的就是每周六和家人去酒楼饮茶,有时还会和邻居阿珍家一起。我和阿珍最喜酒楼的鱼池,池里有青铜色的假山,成群健硕的鲤鱼游趟在假山旁的小石桥下。你若扯下一块肉汁满溢的叉烧包扔入池内,鲤鱼们便会发疯似地朝食物扑去,热闹极了!我和阿珍就喜欢看这些小东西抢食,于是总趁大人们不注意,偷偷地把餐桌上的点心“偷渡”到鱼池旁。

  在那里,我们不知累计投下了多少个金牌叉烧包和蟹黄烧卖,收获的却是满满的欢声笑语。坐落席间,懒阳洒下,耳边,是杯盘轻碰,密友暄叙;筷间,是珍馐美味,精致点心;不要急躁,不必仓促,只需珍惜眼前,这段和亲人朋友在一起的美妙而温馨的时光。

  叹早茶,叹即享受;享受的不单是美食,更是一种随意自然的交际方式,一种慵懒无争的生活态度。一壶香茗,几件茶点,细细嚼咽的,除了美食,还有一种叫做“人生”的美味。


新闻热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