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糖果派对官方网站

原创地带

趁着年轻,遇见斯里兰卡

    2013年暑假,我在家里刷“人人”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Aiesec的海报,那句“趁着年轻,不如去闯”的话很触动我。出去做海外志愿者,我给自己想了很多理由:我想给自己一个挑战,做一些从来不曾设想的东西;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地方;我想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做一些不计得失,不计回报的事……万幸的是,我不仅想了,也那么做了。

  开学后,我报名了Aiesec,经过两轮面试获得了海外志愿项目的机会。在挑选项目时,我几乎是一眼就选中了这个国家———斯里兰卡,无论从风景人文还是宗教文化上都值得我把它当作第一次拜访的国度。

  我在兰卡的项目属于特殊学校的教育类项目,日常工作在唐氏综合症患者学校和残疾人疗养院展开。由于我的专业是电视编导,Aiesecer将项目短片的任务分给了我。从我住的地方到学校要搭乘约一个半小时颠簸的巴士。兰卡的生活节奏很慢,但巴士和突突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没有门的巴士上,嘈杂的乡村音乐伴随着我们一路从极度繁华的科伦坡一区到垃圾遍地,臭水横流的贫民窟。

  我们服务的学校在科伦坡郊区,校长是当地德高望重的女舞蹈家,70多岁高龄却仍为校舍的修建、善款的募资而奔走。“校舍”其实只是水泥平台上搭起的篷布,“孩子们”也有不少成年人。每天见面,他们都会放下手中的事情立马奔向你面前,用左手托着右手恭恭敬敬地和你握手。爱笑的小姑娘每次画了漂亮的画总要拿给你看,用大眼睛期待你的表扬;憨厚的大男孩在做手工地毯时规划和布局的巧妙总能让你惊叹;因车祸丧失记忆的大叔每天在离开时紧紧和你握手确定你明天一定会再来……他们就像上帝因为疼爱而多咬了一口的苹果,虽然有缺陷,但也有自己的天赋。在拍摄时,留在我镜头里最多的也是他们的眼睛,干净,不沾染一丝尘埃。

  1月27日,为筹集善款举办的演唱会在科伦坡大学举行,500名观众到场参观。从舞台的布置,油灯的准备,到每一个节目,都是我们项目的海外实习生完成的。兰卡的舞蹈总是充满了故事,农耕、求爱、上学,他们就像活在离自然最近的地方,活得自由而热烈。尽管他们是唐氏综合症患者,生命的节拍依然坎坎踏响。当天,我也穿上了兰卡的传统服装———沙丽。几个mama(学生家长)围着我为我细心的穿沙丽,目光柔和,就像悉心对待自己将要出嫁的女儿。这一天,我也把自己当作兰卡的女儿。

  回顾在兰卡工作的两周,满满的都是感恩。在和学校里的老师、学生、mama们告别的时候,泪窝子浅的我一接到礼物就哭了。老师们说,中国的女孩子们总是非常友好善良。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伟大,不是因为我们做了多伟大的事情,而是在这一刻,来自不同地方的年轻人,都怀着一颗想要为这个世界的伟大贡献所有的心。一个月的海外生活让我意识到,语言差异、文化差异、生活环境艰苦、缺乏网络资源等障碍让我们这些自视甚高的大学生多么不堪一击。但好在我们足够勇敢坚强,其实志愿者并不在这个资源分配不均的社会中的幸运者带着优越感去帮助别人,而是我们带着责任感去参与另一种生活。学会聆听、学会思考、学会将观点和立场传达给不同背景的人,也学会尊重每一种文化和信仰。

  在兰卡的这一个月,我会用一生去回忆。只有在这个国家,你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和印度洋,中部茶园和Ella峡谷的清透碧绿,灯火摇曳的古刹,奇幻丛生的野生公园;只有在这里,流浪狗随意地躺在路边,蜥蜴慢悠悠地穿过马路,猴子随意拿献给佛祖的祭品,当地人或羞赧或热情地注视着你。28天里,我们为残疾人和唐氏综合症患者办了一场四个小时的音乐会,我结识了来自智利、黎巴嫩、越南、印度的小伙伴,我尝试和在公交车站“捡到”的墨西哥小哥一起攀岩去看瀑布,我走到了霍顿平原的世界尽头……当我第一次用驴友的手势搭上了皮卡的后座,车行驶在ellagap的山间,你不会觉得脚下是万丈深渊,只会惊叹这个世界的博大。这些人和故事,都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忆。


新闻热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